黃花崗雜誌第二十六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抗戰歌曲

產生的背景及其歷史作用

 

 

鬫培同

 

編者按這是一份極為珍貴的資料。是大陸民間重慶陪都文化公司出版的《救亡之聲――中國抗日戰爭歌曲匯編》一書(共8大本)的後記。因該書只能在大陸民間流傳,民間發行,所以本刊特予以介紹推薦。當然,也因為畢竟是在大陸民間印行,所以,文中有關內容和史實,有的就不得不按照中共的“理論和套話”來敷衍,請讀者閱讀時注意。

 

 

抗戰前的中國音樂

 

中國近代音樂的發展遠遠落後於西方國家。二十世紀以前,只有極少量的創作歌曲,曲譜也只由五個音階構成,沒有半音,也沒有和聲,顯得單調,不夠豐富。中國的近代歌曲出現於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主要在學校和部隊裏教唱,而後逐漸流傳開來。在學校裏唱的稱為“學堂樂歌”,沈心工、豐子愷、李叔同是這類歌曲的創始人。這類歌曲中有一部份是創作歌曲,大部分則是借用民間曲調和外國曲調的填詞歌曲,都是單聲部,曲調大都十分簡單;歌詞內容多是教育學生愛國愛家、尊敬師長、孝敬父母、幫助同學、熱愛自然以及反帝等等。填詞歌曲中流傳最廣的是李叔同的那首《送別》,是借用美國作曲家奧德維的歌曲《旅愁》的曲調填詞而成,(後來豐子愷又為他補填了第二段歌詞),另外還有以法國曲調填詞的反帝歌曲《打倒列強》。部隊歌曲中以填詞歌曲居多,那時從德國和日本聘請了不少軍事教官,其本國的軍歌也隨之傳來,尤其是日本軍歌,更適合亞洲人的口味,因而此類填詞歌曲不少,並一直延續到抗日戰爭時期。

在儒家思想的長期薰陶下,中華歷來就不是一個黷武好戰的民族,其音樂旋律多以悠慢舒緩為主,少有雄壯高昂者;曲譜大多簡單短小。至二十世紀二十年代才開始出現多聲部歌曲。在中國近代的創作歌曲中,田錫侯的《蘇武牧羊》、黎錦暉的《可憐的秋香》和趙元任的《教我如何不想他》應屬其中的優秀作品。

抗戰前的國情

隨著滿清政府被推翻,中國結束了封建帝制,接著進人軍閥割據時代。北伐戰爭以孫中山的三民主義統一了中國,蔣介石成為了最高領袖,但在實際上中國並沒有達到真正的統一,各地都在擁兵自重(東北的張學良,山西的閻錫山、廣西的新桂系李白黃等),與中央分庭抗禮,號令難以下達;國人多是各行其是,各圖其利;隨後共產主義又傳到了中國,圍剿和反圍剿的鬥爭持續不斷,國內戰爭始終沒有停歇。和日本相比,中國是“國土遼闊而國力衰弱,軍隊龐大而武器低劣,人口眾多而人心渙散”。在國家危亡的形勢下,如何喚起廣大民眾,振奮民族精神,團結全國力量,共同抵禦外侮,成為我國抗日戰爭的第一要務。

 

抗戰歌曲的歷史作用

為了達到團結抗日和鼓舞士氣的作用,宣傳鼓動成為一件非常重要的緊迫任務,很多愛國的文化人都紛紛動員起來,詩歌、漫畫、戲劇、電影、歌曲等各種文化形式一齊上,廣泛宣傳抗日。其中歌曲作為一種簡單便捷的利器,發揮著尤其突出的作用。一些音樂家迅速創作出大量的抗戰歌曲,由一些音樂工作者組成歌詠隊或演出宣傳隊,到城鎮、到鄉村、到部隊,四處普及,廣泛宣傳,使得抗日救亡歌曲迅速傳遍大江南北。

抗戰救亡歌曲一改中國音樂原有的風格,給人一種緊迫感和使命感,催人淚下,激發義憤,它代表了我們民族的吼聲,對於鼓舞士氣並促使全民奮起、眾志成城、萬眾一心團結抗日,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很多部隊的土兵都是唱著《義勇軍進行曲》開赴戰場的;很多學生唱了《畢業歌》以後,毅然投筆從戎;東北軍士兵聽到《松花江上》這首歌,個個熱淚盈眶,熱血滿腔,一致要求張學良向委員長請願,停止內戰,團結抗日,最後促成了西安事變。有人評價說一首好的抗戰歌曲抵得上一個師一個軍的作用。抗戰歌曲不僅承載著一段重要而難忘的歷史,也通過它現代新音樂的旋律振奮了全民族的意志和勇氣,從而在某種程度上影響著歷史的進程。

抗戰歌曲綜述

產生二十年代末期,日本國的侵略擴張野心已逐步彰現,引起國人警惕,一些愛國歌曲也陸續出現。“九·一八”事變發生後,抗日救亡歌曲隨即迅速產生。黃自是此類歌曲最早的創作者之一,他的《抗敵歌》寫於1931年11月,原名《抗日歌》,因當局禁言抗日於是改名,此歌是我國抗戰合唱曲中的第一首。接著又於同年創作了《民謠》和《切記分明》,次年又寫了《北望》和著名的多聲部合唱曲《旗正飄飄》。陳洪和劉雪庵隨後也加入了抗戰歌曲的創作行列,成為我國抗戰歌曲的早期創作者。劉雪庵的《出征別母》,陳洪的《戰歌》、《怒吼》、《上前線》都是我國抗戰歌曲中的早期作品。

發展進入三十年代後,我國的歌曲創作逐漸步入繁榮期,當時廣泛流行的多是專為影星和歌星如周璿、姚莉、龔秋霞等創作和演唱的電影歌曲。以影院和舞廳為媒介,非常普及,風花雪月、卿卿我我是其主要風格。“七·七”事變以後,國難當頭,危亡在即,國人猛醒,抗戰歌曲開始大量產生。1937年末發生了“一二·九”學生運動,抗日救亡歌詠運動如烈火和暴風般迅速席捲全國,愛國和救國成為音樂的主流,那些情愛綿綿的電影流行曲受到廣泛的批評。一些流行歌曲作者也被捲入其中,他們也隨著潮流創作了不少以抗戰為題材的歌曲,可惜這些流行歌曲大師們所面對的是自己所不熟悉的風格和領域,他們的此類歌曲作品多不甚流行,其藝術水準與他們所寫的電影歌曲亦是差之甚遠。

界定標準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中國抗日戰爭持續的時間最長,前後有十四年,與六年的歐戰和四年的蘇德戰爭相比,足可稱之為一個漫長的戰爭時期。在此期間產生了大量的歌曲作品,是我國歌曲創作最繁盛的時期。這些歌曲除抗日救亡題材外,還有大量的電影流行曲,如嚴華的《麻將經》和《賣相思》、黎錦光的《夜來香》和《滿場飛》等,還有一些進步歌曲,如聶耳的《飛花歌》、冼星海的《江南二月》、任光的《漁光曲》等,甚至還有來源於“滿洲國”的歌曲如《陽春小唱》、《支那之夜》、《滿洲姑娘》等。這些歌曲雖是產生於抗戰階段,但都不能全部算作抗戰歌曲。另外在抗戰勝利之後,尤其在新中國成立以後,均先後創作了不少以抗日戰爭為題材的電影、電視劇、歌劇、話劇,如《地道戰》、《地雷戰》、《鐵道遊擊隊》等,其中的插曲和主題歌雖然反映了抗戰內容,但因其創作年代已遠離抗戰時期,恐怕也不能算作抗戰歌曲。而在抗戰前和抗戰期間一些以階級鬥爭為內容的工農革命歌曲也不適合進入抗戰歌曲之列。因此有必要對抗戰歌曲給出一個界定的標準,在此我們提出以下兩條:二是必須產生於(廣義的)抗日戰爭時期(即從“九.一八”事變至抗戰勝利前後),二是其歌詞內容必須與抗戰有關(即歌詞中反映或涉及到抗戰的內容),依照這一標準,有不少很優秀的歌曲作品都沒有被編人我們的歌集中,如《漁光曲》、《大路歌》、《開路先鋒》、《天倫歌》等。正是由於標準不統一,新中國成立後的諸多抗戰歌曲出版物中,均不同程度地收入了《東方紅》、賀綠汀的《四季歌》、新拍電影插曲以及二三十年代的一些工農革命歌曲。如此則抗戰歌曲的數量勢必將成為“不計其數”,難以把握。既然抗戰歌曲屬於我國一個特定歷史時期並具有特定內容的文化產物,我們認為還是應當給這一專有名詞表達一個特有的定義並為其劃定出一個明確的範圍和界限。

產生地域

如果按抗戰歌曲產生的地域,大致劃分為國統區、解放區和敵占區,則國統區的面積最大,人口也最多(當然上述面積的比例是隨著戰爭形勢不斷變化的),大多數文化人亦都留在國統區(即當時所稱的大後方),如桂林、昆明、重慶等地,在這些地方產生了大量優秀的抗戰歌曲;解放區係指八路軍、新四軍等共產黨領導的部隊所佔領和活動的區域(即通常所指的敵後抗日根據地,如陝甘寧、晉察冀等),冼星海、賀綠汀、李劫夫等一些音樂工作者的不少優秀作品即是產生於這一區域,我國的民間抗戰歌曲也多出自這一地域。如果按人口比例計算,解放區產生的抗戰歌曲數量則當居首位;在敵佔區內,真正由專業音樂家創作的歌曲作品極少,而以遊擊隊(如東北抗日聯軍)歌曲居多,且多為填詞歌曲。令人感興趣的是其中還不乏用日本軍歌的曲譜填人抗日歌詞而成的歌曲,可算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了。

除上述之外,尚有一部分抗戰歌曲產生於海外的華僑和華人之中,這類歌曲多表達海外赤子的愛國熱忱以及對祖國、家鄉和親人的思念之情;在我們的收錄中還包括一首中外合作的抗戰歌曲《中國蘇聯抗戰歌》,係由當時的中國人作詞、蘇聯人譜曲,刊載於1941由當時的《歌曲研究社》編印出版的《大眾歌曲選》中。此外還有一首外國人創作的描寫中國抗戰的《士兵救國歌》,刊載於吳涵真先生編輯由廣州兒童書報社於1936年底出版的《叱吒風雲集》中。從這一側面也可以反映出中國抗日戰爭的地域已不僅僅局限於國境之內了,抗日戰爭就是一場國際戰爭。

在抗日戰爭的前期和中期,我國正面戰場上的部隊節節敗退,大片江山淪於敵手,迫使我們不論黨派,國共聯手,“地無分南北,人無分老幼”,形成全民抗戰的熱潮。工農兵學商各階層、老少中青婦各類群體皆參與其中。抗戰歌曲的種類也甚為繁多,有針對性地適應了不同的階層和群體。適於士兵唱的如聶耳的《義勇軍進行曲》和鄭律成的《八路軍進行曲》,適於學生唱的如聶耳的《畢業歌》和張寒暉的《松花江上》,適合平民唱的如劉雪庵的《長城謠》和孫慎的《救亡進行曲》,適於少年兒童唱的如冼星海的《只怕不抵抗》和舒模的《叮叮噹》,適合婦女唱的如聶耳的《鐵蹄下的歌女》和冼星海的《做棉衣》,適合農民唱的如山東民歌《抗日小唱》和廣西柳州民歌《石榴青》,適合知識群體唱的如黃自的《熱血歌》和李中和的《白雲故鄉》。每一類歌曲中均不乏優秀作品,由此即大大提高了抗日救亡歌詠運動的全民參與性,使一些好歌得以迅速廣泛的流傳。

演唱形式

抗戰歌曲的形式真是多種多樣。因為大眾易於接受且最易普及,獨唱和齊唱是最常見的形式。此外還有輪唱、重唱、合唱、對口唱、表演唱,還有小歌劇、歌舞劇和活報劇等等,適應於不同場合和不同的演唱群體,具有多重選擇性,最複雜的合唱多達六個聲部。《黃河大合唱》中的朗誦歌曲(配樂詩)《黃河之水天上來》可算是最為獨特的一種形式了。類型按照歌曲中歌詞和曲譜的創作情況,我們將抗戰歌曲分為三種類型。

第一類是詞和譜均為個人創作的稱為“原創歌曲”,此類歌曲在我們的收集中占了82%的比例。其中包括了一些民間曲調和古曲經過專業音樂工作者加工改編的歌曲,李劫夫、安波、王洛賓等是這類改編歌曲的積極參與者,其作品數量在此類歌曲中均位居前列。陝西、山西、甘肅、新疆一帶的民間曲調是他們最常採取的改編素材。借用民間曲調填人新的抗戰歌詞也是王洛賓經常使用的創作手段。第二類則是“民間歌曲”,在我們的收集中所占比例為4%,此類歌曲通常沒有作者。西北、東北和中原一帶的民歌佔有較多的數量。第三類是借用原有曲譜填人新詞,屬於“填詞歌曲”類,在我們的收集中所占比例為14%。借用原創曲調填詞的歌曲中,聶耳的《大路歌》和《開路先鋒》是被用得最多的曲調;在民間曲調填詞歌曲中,陝北和山西的民歌以及《鳳陽歌》、《鋤頭舞歌》等曲調其利用率均居前列;在古曲填詞歌曲中,《滿江紅》是常被借用的曲調,著名的東北抗聯歌曲《露營之歌》就是李兆麟將軍用古曲填詞而成的;利用外國曲調填人新詞在填詞歌曲中佔有40%的比例,一些知名學者和音樂家均曾參與其中,如趙元任、葉聖陶、光未然、安娥、塞克、劉雪庵等,使用最多的是蘇聯、美國、日本的曲調。其中不乏各國的國歌和軍歌曲調,描寫上海抗戰的歌曲《蘇州河北岸上的大國旗》就是趙元任先生用美國國歌的曲調填詞而成,《抗戰進行曲》則是麥新用法國國歌《馬賽曲》的曲調填詞而成,《振興中華》則是劉雪庵用德國國歌曲調填詞而成,東北抗聯的《第三路軍成立紀念歌》是用美國獨立戰爭中北軍的軍歌曲調填詞而成,臺灣人氏熊德昕先生所編撰的《抗戰歌聲》中甚至還收錄了一首詞人青主用德國軍歌曲譜填詞的歌曲《你的國家真是好》,而用日本軍歌的曲調填詞的歌曲則佔有相當的數量。另外還有一些利用基督教讚美詩的曲調填詞的歌曲,就連當時身在解放區的音樂工作者也曾編撰過此類作品,用以追悼抗日陣亡的將士,說明解放區當時的文化創作氛圍是十分寬鬆的。上述情況充分反映了抗戰期間的文化人士不拘一格、古今中外為我所用的創作態度。

風格和品位

抗戰歌曲的歌詞內容不僅僅是戰鬥,其曲調的風格與品位也是多種多樣。有豪邁雄壯的,有高亢嘹亮的,有輕鬆明快的,也有抒情和舒緩以及悲傷和哀怨的。歌曲的層次有簡單易唱的,也有複雜和高難的,有通俗的也有高雅的。有些歌曲的歌詞僅有幾句話且曲調非常接近口語化,它們多由一些戰士、百姓和少數民族隨口哼成。高雅作品的代表人物首推黃自先生,他當年的作品如《熱血歌》、《抗敵歌》、《旗正飄飄》等至今仍在海內外一些知識階層中流傳,他的中西合璧的創作風格亦是至今難有超越。此外,冼星海的《黃河大合唱》和賀綠汀的《嘉陵江上》也是抗戰歌曲中高雅風格的代表作。

歌詞和內容

抗戰歌曲的歌詞內容,在抗戰前期多以救亡和反投降為主,中期則多以戰鬥、流亡和苦難為主,後期則多以戰鬥、反攻、勝利、凱旋以及民主建國為內容。歌詞中有描寫戰鬥和生產的,有反映前線和後方的,有歌頌和譴責的,有懷念和傾訴的,有幽默和諷刺的。在我們的收集中,歌頌共產黨和毛澤東、讚揚八路軍和新四軍、譴責國民黨和蔣介石的歌曲,大多產生於解放區,約占總數的四分之一;而歌頌蔣介石和國軍將領的歌曲僅占0.7%(其中有幾首還是產生於解放區的延安,係國共合作時期所作,歌詞中同時歌頌了國共兩軍的抗日將領);譴責共產黨毛澤東的歌曲則為零。反映敵後遊擊戰的歌曲多數產生於解放區,反映國軍正面戰場的歌曲則多產自國統區。這些都反映出當時中國在政治和意識形態方面的分野,為抗戰後的國內戰爭留下了文化上的伏筆。譴責日本和汪精衛、漢奸和投降派的歌曲則是共同的,毫無地域之分,這也反映出當年國共合作的共同基礎。

在我們的收集中還發現有為日文歌詞譜寫的歌曲,如《到中國軍隊那邊去》和《過中國軍隊這邊來》以及賀綠汀的《日本的兄弟》,顯然是專為日本兵創作的勸降歌曲。在抗戰歌曲中為外文譜曲算是一種十分少見的形式了。

特點

抗戰歌曲中,一譜多詞以及一詞多譜的情況非常多見。前者大多為填詞歌曲,前已述及。後者則是由於歌詞寫得好,招來許多作曲家為其譜曲,誠所謂“花香引蝶來”。例如詞作者仁蓀的《山林果》、李輝英的《內蒙古》以及許世英的《青年從軍歌》,均分別有四人為其譜曲;而朱懊的《出征歌》、錢亦石的《抗戰到底》、韋瀚章的《白雲故鄉》和藍田的《我不能把槍放下》則先後有五人為他們譜曲。國難當頭,一心為了抗戰,好詩詞得到了充分利用,不僅為演唱者提供了多種選擇,也給曲作者一個比較和對照的機會,從而有助於其創作水平的提高。

抗戰歌曲中同名不同歌也是一種普遍現象,一些常用的名稱更是容易相重複。依照我們目前的收集,《空軍歌》、《凱旋歌》和《勝利進行曲》各有9首,《上戰場》有10首,《戰歌》有13首,而《抗戰到底》竟達15首之多。賀綠汀的《遊擊隊歌》是大眾非常熟悉的一首歌,另有麥新、洪波、劉雪庵和賀撕侮創作的4首歌曲與其同名。就連人人皆知的聶耳的《義勇軍進行曲》,也有另一首與其同名的歌曲呢!

同歌不同名則是抗戰歌曲中又一個常見現象。同一首歌在不同的出版物中往往以不同的名稱出現,如江定仙的《新中華進行曲》又名《生死同心》,劉雪庵的《起來!工農商學兵》又名《炮口下沒有和平》,而聯抗的《沒有祖國的孩子》則另有《流浪的孩子》和《河邊草》兩個名稱。為確定這些歌曲最原始的名稱常常需要經過一番考證,給收集工作帶來不小的麻煩。究其原因,應是這些歌曲經傳唱後才被某些出版物收納,而非得自原稿。抗戰歌曲的另一特點是一首歌曲具有多種版本,其原因也不難從中得到解釋。

抗戰歌曲的篇幅,彼此間長短不一,差別極大。短小簡單者多為民間歌曲和兒童歌曲,程懋筠先生所寫的《去當兵》,四分音符二拍子,全曲僅6個小節,而由王洛賓根據甘肅民歌改編的《蓋堡歌》,四分音符四拍子,全曲只有4個小節。一些篇幅很長的大型合唱曲則均由專業音樂家所創作,冼星海於1939年創作的《黃河大合唱》以及《九一八大合唱》當屬巨幅作品,後者全曲共有807個小節,唱奏長度超過一小時,堪稱篇幅之最。

 

出版物

抗戰期間,我國的出版業可說是“各行其道”,十分繁榮。為適應當時的抗日救亡歌詠運動,各種音樂出版物真是百花齊放。出版發行者有出版社、有書局、有政府機關、有社會團體、有部隊、有學校、有歌詠隊、也有編著者及作曲者個人。所出版的抗戰歌集大多紙質很差,印刷不良,排版粗糙,字體模糊,校對倉促甚至沒有校對,因而往往是錯漏百出。對於戰爭年代的出版物,這是可以想見和理解的。

從抗戰年代至今的所有抗戰歌曲出版物中,收錄標準的不統一是一個普遍現象,與抗戰內容無關或超越抗戰年代的歌曲多雜陳其中。新中國成立後各地編輯出版的抗戰歌集至今已達數十種,其篇幅通常均較小,至今尚未有超過千首者;彼此間所收錄的歌曲亦是大量重複,一些經典傳統曲目幾乎在每一本歌集中都能見到,而多數抗戰歌曲已有半個多世紀不再面世了。

值得提及的是,由抗戰當年的保育生於2001年集資編撰的《抗戰歌曲選》(內部發行)共收錄歌曲1500首,由臺灣人氏熊德昕先生於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自費收集和編輯出版的《抗戰歌聲》共收錄歌曲1800首。若按上述界定標準衡量,當各含有抗戰歌曲1200首左右,應屬抗戰歌集中的篇幅較大者。不過這兩套歌集中的歌曲多屬追憶而得,內容多不準確,歌名常為自定,作者普遍缺如。但是若與此前的同類出版物相對照,已屬難得之舉。

對抗戰歌曲及其作者的評價數量及水準

抗日戰爭已經過去了半個多世紀,抗戰歌曲中除少量藝術價值較高的精品仍在流傳之外,其中多數均已塵封並在逐漸流失和消減。其總數已無從查考,估計在四五千首左右吧。若按詞曲俱佳來衡量,其中的優秀者是少數,但按數量而言當超過蘇德戰爭時期的優秀作品。國家在動亂和危難時期往往會產生一些具有永恆生命力的文化藝術珍品,此現象古已有之,正如清末一位史學家在其詩中所言:“國家不幸詩家幸,賦到滄桑句便工’。

詞曲作者

抗戰歌曲的創作者如今多已作古。依照我們現有的收集和統計,按其作品數量依次舉出各十位詞曲作者的姓名,以表示對他們的尊敬和懷念。

詞作者:田漢、安娥、塞克、麥新、王洛賓、孫師毅(施誼)、史輪、安波、王震之(天藍)、張寒暉;

曲作者:冼星海、黃友棣、賀綠汀、呂驥、劉雪庵(劉雪廠)、張曙、麥新、陸華柏、孫慎、曉河。

曲作者除上述所列之外,抗戰期間還有一些優秀的音樂家如聶耳、黃自、舒模、任光、張寒暉、鄭律成、李劫夫、夏之秋等等,也同樣令人崇敬有加。他們為世人留下了不少音樂藝術珍品,堪稱今代音樂工作者的楷模。

推薦曲目

在數量龐大的抗戰歌曲中評價其優秀者,應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我們僅按至今仍廣泛傳唱並認為代表那個時代主旋律的部分歌曲,舉出下列幾首以供參考和選用:

《義勇軍進行曲》(田漢、聶耳)、《畢業歌》(孫瑜、聶耳)、《黃水謠》(光未然、冼星海)、《保衛黃河》(光未然、冼星海)、《救國軍歌》(塞克、冼星海)、《在太行山上》(桂濤聲、冼星海)、《到敵人後方去》(趙啟海、冼星海)、《遊擊隊歌》(賀綠汀)、《嘉陵江上》(端木蕻良、賀綠汀)、《松花江上》(張寒暉)、《熱血歌》(吳宗海、黃自)、《抗敵歌》(韋瀚章、黃自)、《長城謠》(潘孑農、劉雪庵)、《救亡進行曲》(鋼鳴、孫慎)、《大刀進行曲》(麥新)、《五月的鮮花》(光未然、閻述詩)、《歌八百壯士》(桂濤聲、夏之秋)、《犧牲已到最後關頭》(麥新、孟波)、《中華民族不會亡》(野青、呂驥)。

抗戰歌曲的現實意義

抗日戰爭是距中華民族最遙遠的一次外族大規模人侵,也是最危險並決定民族存亡的一次對外戰爭,這一段歷史是絕不應當被遺忘的。我們至今依然把抗戰歌曲作為我們的國歌,其理由正在於此。我們正在不斷強化對青少年一代的愛國主義教育並一直在探討其教育內容和模式以及方式方法,抗日戰爭當是最重要且不可或缺的內容之一,瞭解抗戰歌曲則是頗為有效的教育手段。我們發現如今一些人對待那一段重要的歷史竟是那樣的陌生和淡漠,該是重新唱響抗戰歌曲的時候了!讓抗戰歌曲引領我們重溫那段歷史,振奮我們的民族精神,激發國人的愛國熱忱和興邦的決心吧。